【置顶】新书出版

《迷失东非》和《嘻行中欧》两书已于2013年出版。当当,亚马逊,京东等网店及各新华书店有售。

迷失东非 嘻行中欧

购买链接:

《嘻行中欧》:从当当网购买   从亚马逊(卓越网)购买

《迷失东非》:从当当网购买   从亚马逊(卓越网)购买

星星

​漆黑的夜

独行的人

行走却不知行往何处

行走但不知走到何时
夜空响起清澈的歌声

似一道闪电划破天际

那是天边的一颗星

明亮的闪烁

歌声照亮漆黑的脸

星光打开封闭的心
那是天上的最亮星

轻快的悦动

歌声照亮漆黑的路

星光驱散迷茫的雾
他奔向星星

迫不及待

摘下

星星眨着眼

大大的眼睛
跟随星星,他见到大海

牵着星星,他看见草原

拥抱星星,他遇见高山
他捧着星星

行走

行走不知行往何处,只要与星星同行

行走不知走到何时,只要与星星同在

直到身躯消逝

生命尽头

2016年法瑞无计划旅行之巴黎

IMG_8363 IMG_8365 (2) IMG_8387 (2) IMG_7267 IMG_7292 IMG_7294 IMG_7354 IMG_7420 IMG_7440 IMG_7516 IMG_7839 IMG_7931 IMG_8328

IMG_8568

无题

无题一
八暑迷途不知返
碧落黄泉信步游
欲醒还睡谁能唤
十三载前少年郎

无题二
樊笼好梦筋骨舒
缘涧高跃何处寻
怅忆踞石山林啸
跃地腾天拓洪荒

爸爸妈妈

“啊,我被蚊子咬了。”我挠着腿上的小包,随口说了一句。
妞妞走过来抱住我的大腿,伤心地说道:“我不喜欢蚊子吃爸爸的血。”
我心中升起一道暖流,“没事,下次爸爸多喷点驱蚊水。”
“喷了驱蚊水,蚊子会不会死啊?”妞妞抬头问我。
喷了驱蚊水都被咬,蚊子怎么可能死。我也懒得说那么多,以免引出更多的问题,就说了世界上最简洁的回答:“是。”
妞妞松开手,“那蚊子就见不到它的爸爸妈妈了。”
我……
——————————
“妞妞,吃冬瓜吧,好吃。”
“吃了冬瓜,它就见不到它的爸爸妈妈了。”
这冬瓜都已经煮成冬瓜汤了……
——————————
“妞妞,吃抄手吧。”
“吃了抄手,它就看不到自己的爸爸妈妈了。”
谁能帮我找到抄手的爸爸妈妈,麻烦通知它们,它们的孩子都已经被妞妞超度了。
——————————
“阿婆,怎么不是鸡汤啊?我要喝鸡汤。”
“妞妞,你知道鸡汤是怎么做的吗?”
妞妞不解地看着我,不懂我要说什么。
“鸡汤是用鸡做的。你多喝一次鸡汤,就多一只鸡看不到爸爸妈妈。”
一向关心万物的爸爸妈妈问题的妞妞显然还泡在鸡汤里,没有跟上。我也意识到再诱导下去,弄不好妞妞就要学辟谷了。

妈妈睡哪里

“妞妞,晚上和谁一起睡啊?”带妞妞出去转了一圈后,一回到家,我就赶紧和她再次确认。
“我和阿婆……”
我赶紧瞪了她一眼,她马上改口,“我和爸爸一起睡。”她跑过来抱住我的腿,满脸堆笑,“我刚才差点说错了。”
这时,哥哥也说要和我一起睡。“好吧,你们两个今晚都和我睡。”
妞妞有些疑惑,“哥哥睡哪里?”
“哥哥睡外面,你睡里面,爸爸睡中间。”
“哥哥睡外面,我睡里面,爸爸睡中间。”妞妞重复着我的话,“”那妈妈睡哪里呢?”
“妈妈在台湾出差,不回来睡。”
“那妈妈睡哪里呢?”
“妈妈睡酒店。”
“妈妈出差睡酒店……”妞妞低下头,面露戚容

我看到了妞妞的真情流露

我看到了妞妞对妈妈的思念

我看到了妞妞为看不见妈妈而伤心

我看到了妞妞渴望妈妈晚上能够回来

“妈妈为什么不带我去酒店玩呢?”

《2016法瑞无计划旅行》:生平第一次滑雪

生平第一次滑雪(小时候踩着两片竹条在雪地上溜不算)比想象中滑得好。和尨尨及Sissi同拜一师,没垫底。从半山腰滑下来可以不摔跤,尤其最后一滑,十分潇洒地停在了休息区门口。不要问我,那“半山腰”有多高,还有我怎么停下来的。

IMG_8384          但是,至少有一点我做得不错——倒地摔,而且倒地后一定呈S型。教练几次拉我起身,所费力气肯定超过他一天教学的工作量,总结之余还不忘送我一条建议,“多去健身房。”他错了,他应该问,“你中午吃了多少饭?”
如果你问我,为什么不自己站起来,你可以试试脚上绑两根一米八的板子,倒在地上摆个优雅的前凸后凹,然后看能不能爬起来,多想几个方案。说到滑雪板,为什么以身高作为测量依据?有的人长得虽然高,但是高度都在上半身啊。走路的时候,两条腿叉不开,两根滑雪板不停碰撞,上坡几乎走三步退两步半。有的人,长着一米六的身高,可腿几乎和一米八五的人一样长。最坑的是,我好容易快爬到一个滑雪点,一不留神倒着滑下去,怎么刹也刹不住,然后,看一眼几乎回到的起点,叹口气,继续爬。

IMG_6141

尨尨学得很快,滑行,刹车,转弯,教个一两次就掌握了,毕竟滑了三年冰又打冰球的。我以此提醒教练,不是我学习能力差,我以前只滑过滑滑梯,这起点就矮了十几层楼,学得慢点很正常。可是当我滑出只有我能感觉到的S线路时,教练问了句“你多大了”。我……思索了好几千毫秒。

需要表扬的是Sissi,在雪地里摸爬滚打(这四个字的内涵很深)一直熬到下课,只为给尨尨留下一个刻苦学习,屡败屡战,屡战屡败的印象。

IMG_61512
妞妞最后的总结,哥哥滑得很棒,爸爸滑得好,妈妈不会滑。

遥控器呢

早上,妞妞扭着Sissi不让出门,哭天抢地,踢打阿公阿婆,满嘴狠话,甚至追出房门自己去按电梯。阿婆无奈,只好说给妞妞放《粉红猪小妹》,妞妞立刻破涕为笑,就好像前面全是为这一刻做的戏。
说好只看两集,可是放了四五集妞妞还没有停下的意思。
“妞妞,你怎么还在看?”阿婆有些不满。
“我找不到遥控器。”听起来妞妞挺无辜的。
可是阿婆分明看见遥控器就在沙发上,被妞妞坐在屁股下面,一只小手还紧紧地握着它。

妞妞语录

半夜,在我们房间戏耍完毕准备睡觉的妞妞突然要去阿公房间,被我们强力阻止后哭得撕心裂肺,不停大喊”我不喜欢你们!我讨厌你们!”喊得如此真心……
阿婆于心不忍,过来接走妞妞。灌下一瓶奶后(这是关键,我们忽略了),妞妞平静了,阿公开始教育妞妞,”你刚才怎么可以说不喜欢爸爸妈妈呢?”
妞妞一句话就结束了这场对话,”阿公,你可不能乱说。”

妞妞姐姐

妞妞数月前开始喜欢自称“妞妞”姐姐,动不动就塞个公仔进我们手里:“喊妞妞姐姐。”我们瞬间就多了三娃四娃五娃,还基本是非人类。我们也乐得顺水推舟,“姐姐都是自己走路……姐姐都是自己吃饭……姐姐都是自己xxx”。妞妞每次自己做点什么,也会炫耀一下,“我是妞妞姐姐。”
——————————
妞妞迷上了轮滑,其实她迷的是哥哥的滑冰,上不了冰就滑轮滑。没人理她(主要是因为安全原因不想让她现在滑),她就自己琢磨穿上轮滑鞋。前几日,她又翻出轮滑鞋,“爸爸,帮我穿。”
“你会自己穿啊。”
没有任何间隙,仿佛她早已准备好了,“我是妹妹,我不会穿。”一双大眼睛仰视着我,清彻,一本正经。
“要不我们呼唤妞妞姐姐吧?”
“好!”
“妞妞姐姐,妞妞姐姐。”
“诶。”妞妞大声回应。
“妞妞姐姐,你来帮忙穿轮滑鞋,好不好?”
“好!”
于是妞妞自己穿上了轮滑鞋。

读《我相信中国的前途》有感

image

之前看黄公仁宇关于“潜水艇三明治”的比喻,一直不甚明白,觉得有道理,但说不明白道理是什么,直到看到这本书《我相信中国的前途》。他以国共两党在中国历史上的作用为案例,因这段历史离我们并不久远,也看了一些关于那段历史的书籍,所以对于黄公所讲故事比较容易理解,也就明白了潜水艇三明治的含义。顺着这个思路,也明白他对于国共两党在中国发展过程中各自的历史作用。
虽然黄公是前国军军官,但他的理论对于中国历史发展的内在缘由有着统一和令人信服的解释。尤其他中肯又中立地评价两党,不加感情色彩,十分难得。
黄公反复以中原大战为例,这是历史教科书中的伤亡无数的军阀混战,大家多谴责各军阀自私自利,拥兵自重。然而黄公介绍了当时中国的社会状况,军阀的特点,军队情况,中原之战的爆发已不是几个军阀领导可以说打就打的,其爆发有社会文化的原因,有军队中下层的原因。要改造中国的上层建筑,此战似不得不打。中原之战冯阎失败后,中央政府得以在北方建立现代的税收体系,完成上层建筑的部分改造,从这个角度来说,中原大战有其正面意义。而国民政府建立的上层建筑1949年后被中共所继承,不致重新来过。
同样的,伤亡无数的土地改革,帮助中国完成了下层建筑的改革。目前中国建立法制,发展现代经营体系,则是有效联结上层和下层建筑的方式。从这个角度来说,黄公给予中共正面的评价。
黄公不赞同中国历史上以道德批判人和事的方式。中华帝国疆域广阔,各地发展不均衡,人文和环境不一,又缺乏现代的有效治理方式,不得不以近似宗教的道德为治国准则和方式,但也因此导致中国只能在低水平层次循环发展,始终不能更进一步。
读到此处,我有种彻悟的感觉,亦觉动则以道德之名除口舌之快自诩高尚外,并无实际解决问题之效。
但掩卷之后,心底又隐隐有些不妥之处。黄公说民国之前,中国历史上多次试图突破,但总无功而返,因为如果只变革一处,其余之处会牵制此变革而引向失败。所以唯有全面变革,彻底重建上层 和改造下层建筑才能走出这个怪圈。但是全面改革就意味着革命,革命就意味着流血死亡。北伐战争,中原大战,土改都算是这种革命。以大历史观而言,社会的进步少不了流血的革命,英国,法国,美国都西方榜样国家莫不如是,英国的内战也持续百年,法国大革命中残酷而无人性之事比比皆是。只是,难道道德在历史的进步中真的可以忽视?这不是说黄公否定道德的作用,我也还在学习黄公的理论中,并无把握说黄公的态度为何。只是看到这样一个大历史观,真实又有些冷酷,总让人无法轻易接受。也许,这就是历史的事实。历史有其内在规律,不在乎人类的感受和愿望,正如老子所说,天地以万物为刍狗。但,道德和人性可以成为人类穿越历史寒冬的保暖棉衣。又或者,当我们再次面对历史的困境时,能不能减少革命的几率,至少,减少流血的次数和规模,这或许是我们可以思考和控制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