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27日 初识布拉格

来源:www.sissi.com.cn

        下午,飞机降落在布拉格机场。顶着刮骨的勇气,我在机场兑换点用全捷克最差的汇率外加小额兑换手续费换了100欧元的捷克克朗(我们见过的机场外汇兑换点都是各个国家最“黑”的,可能也算是“国际惯例”吧)。

         机场外刮着略微凛冽的寒风,不过满天的乌云也无法遮盖取景团员脸上的阳光。机场外我们遇到了此行在布拉格的第一个难题—怎么购买119路公共汽车车票?站台有几个自动售票机,正当Sissi和我四只大小眼睛琢磨着英文和捷克文,一个捷克女孩当面“演示”了如何买票:按一个按钮 ->投币->币被退出->女孩用硬币在机器上狠狠刮了几下->再投币->机器出票。
         迅速分析一下可知,购票的关键是按哪个按钮,当然,对于捷克女孩而言,硬币刮得好不好锈能不能除去最重要。
         捷克女孩看两个外国人一直盯着她,知道这对男女肯定不是贪恋她的美色,一定是新驴不知道怎么买票,就让本姑娘教教他们吧。
         捷克女孩快速介绍道:“这个是购票按钮,你想买几张票就按几下按钮,屏幕上会有显示。”捷克女孩不确定对面这两个外国人是否听懂这串“复杂”的动作,“你们也可以上车后向司机买,贵一点而已。”
         接下来我们开始实践,但是…但是…我们把机器浑身上下搜了个遍,也只找到硬币入口、出票口和找零钱口,就是没有看到纸币入口。如果只收硬币,机器上也没说啊。怎么办,走回机场大楼想办法换点零钱?还是上车买吧,原价26克朗(75分钟有效)的票再贵能贵多少,几个大活人总不能让几枚硬币给憋死,更何况……机场外面真得有点冷。

         上车后我在司机那里以30克朗的价格购买了4张票—尨尨免票。由于紧张,外加担心被查票,拿到票赶紧交给Sissi去打印时间以让票生效 — 否则被检票员抓到可不会顾及前社会主义阵营的同志之情;然后跑下车搬箱子 — 箱子和阿公阿婆也不能遗失。正当我准备坐下休息,嗯,还少了点什么,啊,司机还没有找钱,或者说是Hawky没有等司机找钱就跑开了。好在同样帅气的司机还记得Hawky,所以没费什么周折。

         119路公共汽车就是一条普通公交线路,沿途有很多当地人上下。公共汽车从布拉格机场出来驶上一条普通市政道路,没有远离市区。公路沿线的建筑让我有种时空倒错回到出生地的亲切感,也许是它们的骨子里还残存着前苏联筒子楼的风格。其实筒子楼挺丑的,但是一旦融入童年(或往昔)岁月,就不再有美丑概念,只有“亲我”与“非我”的区别。
         进入捷克后第一件令人高兴的事出现了 — 查票员叔叔站在了我们面前。“这样我们的票才不算白买。”这一刻,我们的心理超级平衡。
         119路到达终点站,我们在此转乘A线地铁,到Mustek站下。不知道当年捷克是不是以防核打击的标准修建地铁,这条线路挖得可真够深,连接地下与地面的自动扶梯相当陡,从底下看顶端能把脖子崴断,回头看下面,似乎万丈悬崖。而对面下行扶梯上的人,一个个身体后仰,生怕一个跟头翻下“深渊”(也许是视觉误差)。

         从地铁出来—按照Sissi的描述—这里就是布拉格的“老城广场”(Old Town Square)。广场面积不大,游客挺多,当然还有小吃摊,“一会儿我们就来这里吃捷克小吃。”Sissi看到好吃的就兴奋,和她儿子一样。
         “我们该往哪里走呢?”我们有些犯难。我们在机场没有拿到免费地图(被拿空了),我的GPS还没有工作,Sissi手中的酒店google地图也不够清晰,偏偏此时还下起了小雨。我们正四处张望,看哪条路最“像”,一位男士走了过来,问清我们的去处,在他的地图上指出位置,然后在我们谢过准备离开时,把地图直接递给了Sissi。这是取景团本次西行遇到的第一个活雷锋。
         布拉格完全应该改名叫小石城,地面全是用小石头铺就,凹凸不平极有立体感。我们的两个箱子的轮子好像只够填石头缝,拖行起来就像孙悟空听唐僧念紧箍咒那么头痛。更由于受攻略影响(据说乱穿马路被罚款的几率很高),我们不敢在没有人行道的地方横穿任何道路、小巷,不管它有多窄,我们腿有多长,更平添几分拖行距离。

         Sissi预定的酒店叫Residence Bologna,楼下有两个餐厅和免费WiFi。Sissi预定了一个号称两间房的套间,看过才知道实际是一房一厅,厅里支了两张单人床,被算做了“房”。一个床脚已经断了,赶紧通知前台更换。 在酒店安顿好后,一行人满怀期待浩浩荡荡走向“老城广场”。

         广场挺热闹,不过小吃味道一般。我品尝了想念已久的Gyros,但感觉始终赶不上2004年在爱琴海吃到的。

         酒店附近有一家换汇点,汇率是1:24,买卖差价不大,更关键的是,即使是小额换汇,也是同样的汇率。很多换汇点,大字标示的汇率都是大额换汇才能享受,小额换汇的汇率很差,例如机场那家。换完克朗,我们正准备离开,突然想起,这里买车票都要零钱,能不能找他换点? 换钞员听完这个额外请求,叹了口气,摇摇头,还是给换了100克朗。这个外国兄弟真是太可爱了。

 

                      Pre:9月26 启程 

 

留言

 

Next:9月28日 城堡区漫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