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28日 城堡区漫步

来源:www.sissi.com.cn

        今天依然满天乌云,它战胜了Sissi – 没有光线,就很难拍出漂亮的风景照片。Sissi略有些压抑,带着一丝侥幸领着大伙出门。

        酒店离查理大桥(Charles Bridge)很近,步行10分钟不到,前提是没有在弯弯曲曲的小巷中迷路。

 

初见布拉格  by sissi

        布拉格,这三个字多么的小布尔乔亚。

  它会像《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般的凝重?或是有着“金色布拉格”的明媚?对于昔日的波西米亚王国,我有着太多的想象和期望。然而任何的假设,都不及在倚在查理桥上,让头发在阴冷的秋风中凌乱五秒钟。那一刻,这个城市悲情而忧郁的气质在濛濛细雨清晰起来。

  阿联酋的飞机上,初瞥红房顶。机底的摄像头将俯拍的景象呈现到迫不及待的游客眼前,不由自主浮现的在优雅的红房顶逆风掠过的假想,将十几小时飞行带来的疲倦被一扫而光。寒冷,萧瑟,这些都不能降低我们哪怕一点点的热情。走查理桥的碎石上,拉着小宝一蹦一跳,无法掩饰内心的激动,要知道,从离开机场,我已经在心里大喊了数十遍“布拉格,我来了~”

       查理大桥由查理四世始建于1357年,桥名即是对他的纪念。在1841年前,它是横跨伏尔塔瓦(Vltava)河的唯一桥梁,连接着老城和城堡区。大桥长516米,宽约10米,有16个桥拱,两端有3座桥塔,其中两座位于城堡区,一座位于布拉格老城一侧。老城一侧的桥塔经常被认为是世界上最令人惊讶的世俗哥特式建筑之一。大桥使用波西米亚砂岩建造,为了更加坚固,建造者在粘合石块的灰浆中加入了鸡蛋。据说,查理大桥也是“捷克音乐之父”作曲家斯美塔那创作《我的祖国》(也叫做《伏尔塔瓦河》)的创作源泉,是著名作家卡夫卡的生命和灵感的发源地。(引自维基百科)

        查理大桥上有众多游客在漫步,身旁是售卖作品的画家、纪念品售卖亭和其他小贩。传说中小贩数量应该很多,不知道是不是时间不对,桥上并没有那么多。

        大桥两边树立着天主教圣徒的塑像,Sissi和我对他们的事迹基本一无所知,也就没有办法给尨尨讲述他们的故事。而尨尨最感兴趣的还是手上的自己用乐高积木组装的“飞机”,它能根据尨尨的愿望变成地上跑的汽车和空间扫描器(其实按照功能应该是雷达)。尨尨不停地玩耍他的玩具,在地上玩,在栏杆上玩,在雕像底座上玩。
        尨尨想爬上雕像底座,我们看看周围,似乎这种行为没有什么不妥,于是帮尨尨爬上去拍了个照。
        尨尨下来后继续在底座上玩他的乐高玩具,这时一个大叔走过来,指着玩具说:“Is it legal?”(这是合法的吗?)
        Sissi和我都吓了一跳,他说尨尨刚才站上去是违法的?那为什么刚才不说;还是他认为在石头底座上玩玩具会损坏文物?不过这个人怎么看都像个游客啊?
        那个大叔看我们疑惑不解,继续说:“I’m from Denmark. Denmark produces toy Lego. Is the toy Lego ?”(我从丹麦来,丹麦生产乐高玩具。这是乐高吗?)
        哦,原来是这样啊,“yes, yes, it’s Lego (legal)”。(是的,是的,它是乐高(合法的))。

        对于圣徒,我到底了解多少呢?我只知道“长翅膀的人就是天使。”我如是告诉尨尨。当然,这是偷懒的说法,因为在景点看到的长翅膀的除了乌鸦,基本就是天使。
        看到天使就不能不想起天使中的大师兄—地狱门的掌门撒旦。撒旦,那个与上帝为敌的魔鬼首领?是的,撒旦原本是天堂门的首席天使,后来与上帝董事长发生冲突,愤而带领天堂门三分之一的天使反出天门。所以官匪一家,自天开始。不过,谁又知道这不是上帝自己安排的呢?如果总是太平盛世,谁还要寻求上帝的庇护,就像每次大战之后,战败国被解除武装,战胜国也开始裁剪军队和军费。只有创造一个几乎同样强大的黑暗势力,所谓光明的一方才有存在的价值,保护费、咨询费、管理费才可以一直收下去。又或者,如某些人臆想的,上帝和撒旦根本就是一体的—此两者同,出而异名?
        还有一座雕像,各人物手持法器、权杖和兵器 – 圣徒还是比较聪明,抓住了控制世界最重要的三样东西—思想、权力和暴力。

        伏尔塔瓦(Vltava)河上建了几个小水坝,形成数个低落差的瀑布。有不少人在河上划船,直接冲下瀑布,当然,在瀑布处翻船的几率也相当高,不过翻船给桥上桥下的人带来的愉悦可是远大于他们顺利通过。
        望着桥下的河水,很难想像大桥从建成到现在,曾经遭遇多次洪水的劫难而桥面也曾在战争中受损,被侵略者践踏;老城桥塔上更曾悬挂哈布斯王朝反对者的首级,见证波西米亚人民的屈辱。经历过辉煌与磨难的查理大桥,如今屹立在平静的河水中,往日的荣耀早已褪去,唯有内在的艺术气质焕发出不老的生命。

        在大桥上,尨尨开始给其他人出考题:“一个房子加一个房子等于几个房子?”
       “两个房子。”这么弱智的问题,大家都有些不屑。
        “那一个房子加一个房子等于几个窗户?”尨尨不紧不慢继续问。
        我小眼瞪大眼,Sissi大眼瞪小眼,阿公阿婆差点背过气去。
        “再考你们一个问题:一个西瓜加一个西瓜几个人吃得完?”
        伏尔塔瓦河上差点出现四具浮尸... ...

        行过大桥半程,我和Sissi发现阿公阿婆不见了。“阿公走得快,一定走下桥了。”我猜测。可是走下查理大桥也没看到阿公阿婆,走上小城区的街道,还是没看到阿公阿婆。“嗯,怎么回事?难道刚才我们反而超过了他们?”我被派出重走大桥,无果,再派出Sissi重新搜索大桥,我则带着尨尨搜寻前面的街道,以电话铃响为号,回到大桥下会合。
        不到十来分钟,Sissi拨响电话,我赶紧带着尨尨返回。远远地,看到阿公脑壳的反光,坏了,难道第一次重走大桥的时候真的把阿公和阿婆给看漏了?一问才知,阿公阿婆自己顺着WC的标志下桥找洗手间去了,不过顺着WC的标志走了很远也没有找到。顺便说一句,虽然现在国内把曾经流行一时的W.C.(Water Closet)视为粗俗的表示,而更多的使用“Toilet(化妆室)”或“Washroom(洗手间)”、“Restroom(休息间)”,不过在这里和东欧地区如果忽视W.C.很有可能会尿裤子。
        我们在小城区继续信步闲逛。在中世纪,小城基本是德国人的居住区。直到十九世纪末,布拉格乃至捷克居住着数量庞大的德意志人,但是随着二战德国战败,如传说中希特勒自杀前预言的那样,东欧的德意志人基本逃离或被驱逐出境,甚至出现针对德意志人的集体屠杀。唉,冤有头债有主,只不过有时候老天爷施加报应的时候也会弄错对像。

        接近中午,走得也有些疲惫,加上小雨淅沥沥得下个不停,我们于是走进街边一家餐厅吃饭兼休息。Sissi点了三个比较有当地特色的菜 – 猪脚、排骨和南瓜汤。服务员看着我们五个人,说这三个菜不够吃。可是Sissi看到攻略上说,这些菜分量大,应该够了呀。先上着吧,不够再说。实践证明,我们不仅吃撑了,还打包了部分菜回去。

        吃完饭,让尨尨睡了一会儿,他可能还没有倒过时差,然后离开饭店。经过圣尼古拉斯教堂(ST. Nicolaus Church)走进城堡区(Prague Castle)。

       布拉格城堡是世界上最大的城堡,长约570米,平均宽度约为130米。它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公元九世纪。公元十四世纪,布拉格在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查理四世的统治下达到繁荣,并成为当时世界第三大城市。查理四世不仅下令修建查理大桥,同时重建布拉格城堡,以及开始建造城堡区内的圣维特主教座堂。自此,布拉格和布拉格城堡一起成为了帝国的中心,开始其荣耀的历史。
         可能在餐厅喝了太多水的缘故,又有人需要上洗手间。城堡洗手间前立了个牌子,一个人10克朗 或 0.5欧元,自己投币。啊喔,我们知道德国上洗手间要收费,没想到捷克也收。自此“上还不是上”就是每天思考最多的问题。
         城堡区内有一个黄金巷(Golden Lane),因当年金匠聚集而得名。黄金巷现在是一条受到保护的中世纪风格的小巷,看照片相当精致可爱,也是购买纪念品的好地方。卡夫卡的妹妹曾经将卡夫卡接到黄金巷21号居住,虽然卡夫卡只住了一个月,却留给后人一个“卡夫卡故居”。但是,由于翻修,黄金巷被关闭 – Sissi又受到了打击。
        受天气影响,Sissi决定今天不进城堡内部参观。

        城堡区后门附近有一个玩具博物馆,上书“这里能看到黄金巷”。Sissi立即带着我和尨尨走进去,当然尨尨更为这个白捡来的机会高兴。 玩具博物馆内的收藏了无数的玩具,从各式洋娃娃、玩偶、小房子、小家具、士兵、军舰、坦克等等,不仅尨尨看了羡慕,Sissi和我看了也流口水。这些看似给小朋友的玩具,把玩和收藏最多的却是成年人,也不知道是后人的幸事还是收藏者的不幸。

        修葺中的黄金巷,此工程已经进行了5月有余,只能凭窗遥望一下,到此一游都算不上。

         Sissi看到玩具博物馆下方一处墙壁比较漂亮,于是请阿公做人肉三脚架来给我们和尨尨拍合影。无奈阿公水平实在 口口(为发扬中华民族尊老的优良传统,此处省略两字),耗费大把光阴,他在家中摄影排行榜的位置也退后一名,落到了尨尨后面(阿婆不参与排名)。

 

        尨尨在远远看见山下的有轨电车(Tram),嚷嚷着要坐,加上大家走得也有些疲劳,于是决定乘坐有轨电车返程。有轨电车站没有自动售票机—尽管这次我已经攒了大把硬币。电车司机也不售票,不过他指点我去地铁站里买。我赶紧跑下去买了四张25分钟有效票。


        有轨电车有两节车厢,当电车到达时,我们五个人居然分成两路各往一节车厢跑,真是太没有组织纪律性了。在一片叫喊与混乱之中,我第一个冲上了车,然后……车门就在我身后坚定地关闭,将其余四人挡在了车外。难怪孙子教导我们:“是故卷甲而趋,日夜不处,倍道兼行,百里而争利,则擒上将军,劲者先,疲者后,其法十一而至”(连续行军百里去打仗,士兵容易掉队,只有十分之一的人能够赶到目的地,战斗的结果就是领军的将军被俘虏)。这么短短几米路,我们居然有五分之四的人掉队,剩下我一个孤家寡人去哪都是被俘虏的结果。
        在第一站下车,我立即坐上回头车自我遣返,然后重新去地铁站买了一张25分钟有效的车票。和大部队会合后,就听到了他们关于刚才“失败”的调查结论 — 尨尨没有听从指挥,擅自选择车厢。改进措施是,以后坐车,必须拉着尨尨,跟着Sissi和我走,当然实际是跟着Sissi走,因为经过长年的训练,我已经形成了紧跟Sissi核心的习惯。


         Pre:9月27日 初识布拉格 

 

留言

 

Next:9月29日  布拉格的11路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