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4日 天堂小镇哈斯塔特

来源:www.sissi.com.cn
        天刚蒙蒙亮,Sissi和我起了个大早,背着相机、提着三脚架就出门了。旅店离湖边确实不远,步行3、4分钟。而且Sissi知道了为什么Google Map没有错,旁边确实有一个码头,不过不是渡船码头。虽然我们住的地方距离渡船码头远了一些,但这里却是拍哈斯塔特的好地方。


寂静的清晨,阳光从山顶蔓延而下,点亮云雾缭绕的小镇,天堂不若如此吧

        我们就站在这里等待太阳翻过湖边的山头,爬进哈斯塔特。远处的青山、绿水、云丝带、小镇,在清晨阳光的照耀下,恍若天堂,不愧“世界最美小镇”的称号。
        Sissi赶紧让我把阿公阿婆和尨尨喊来,一起欣赏美景。
        八点半,Sissi还是舍不得眼前的美景,不肯离开去吃早餐,我只好先回去。


阳光、薄雾氤氲出一幅虚幻缥缈的图画


天堂小镇哈斯塔特(Hallstat)

        早餐已经摆在了房间内,大家吃完早餐再准备了些面包给Sissi送过去。
        旅馆院子里有一辆儿童赛车,还养了几只兔子,比起湖边美景,这些更让尨尨兴奋。

====

口述:尨尨
记录:Sissi
  我在hallstat看到了兔子和汽车,是在酒店外面的花园里发现的。
  Hallstat真好玩。我们在hallstat看到了兔子和大河,我们坐了船,我还玩了hallstat的汽车,真好玩。汽车有方向盘,还有脚踏板。那里的兔子跟我们不一样,我们那是红色的眼睛,他们那是黑色和白色的眼睛。黑色的是眼球,白色的眼球外面的东西。我喂兔子草的时候,兔子一个个来抢我的草,兔子用鼻子闻了我的手指头。我还在湖边喂了鸭子和天鹅。天鹅是脖子长,鸭子是脖子短。天鹅的羽毛是白白的,还有的天鹅是灰灰的,鸭子的羽毛是灰灰的。我想把鸭子和天鹅抓起来炖鸭汤,炖鹅汤。

  我和妈妈爬了山,快把我累死了。妈妈说:“累才能看得远”。我说:“我们徐教练说过,流汗多才进步大。”我叫妈妈赶快下山,我跟妈妈说:“阿婆会孤单的”然后妈妈就带我下山,我找到一条道,然后走那条道不一会就走到了湖边。

====

        收拾好行李,大家出门,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逛哈斯塔特小镇。
        边看边拍边走。


长在墙上的树,或是长在树上的窗户?这景致实在让人喜欢


另一棵长在墙上的树


蓝丝绒的湖面,两只天鹅在游荡


恣情于山水间


依山而建的小屋


小镇的手工艺品店


哈斯塔特的游客很少,本地人也不多。整个小镇无比静谧,似乎听得到光线游走和风奔跑的声音。


父子两乘机下了局国际象棋

        到达码头后阿公和我返程去旅馆拿行李。我询问正在二楼做家务的房东太太能否开车送我们去码头,房东太太抱歉地回答,现在没有车。想想,我们自己没有提前说,也不怪别人。看起来,房东先生可能还有自己的工作。于是阿公和我拖着三个箱子(包括尨尨的小箱子)走回码头,除了轮子在石子路上发出巨大的轰鸣声,引得路人无不侧目外,一切都还挺顺利,时间也不长。

        码头后面的半山腰有一条漫步小径,可以从另一个角度观看小镇。我们没有时间去走,只能爬上去从高处看看小镇风光。


爱琴海?NO! 哈斯塔特!


湖对岸的火车和颜小宝的画

        乘渡轮离开小镇。


宁静的倒影被螺旋桨绞碎,将我们的留恋揉合在波光中

        在湖对岸,游客们爬上高坡,在铁路边等候约10分钟,去萨尔兹堡(Salzburg)的火车即抵达小站。两-三个多小时后火车开到萨尔兹堡火车站。


山间飘过的缕缕白云,最是让人迷恋


中途转车一次,小朋友很鬼马

        萨尔兹堡火车站正在改造,出口不是太好找。不过沿着指示牌,基本不会迷路。从火车站出来,问了几个人,经过Information Center和肯德基才找到去贝特斯佳登(Berchtesgaden )的840路巴士站。汽车站就在大马路边上,其貌不扬,与其它公交车一起。Sissi还在寻找站牌,以确定车站,一个路人告诉Sissi,840巴士站就在她站的地方。在Sissi公主(原版的)曾经生活过的地方,Sissi没有理由不相信他,虽然我还是多走了两步路确认一下。
        等了十多分钟,840巴士来到。前面说的路人示意Sissi这就是我们在等的车,然后与我们一起登上大巴。840巴士就是一个普通的市内公交车模样,没有太多的座位。我将箱子和三脚架等物品放在车厢中部,靠近后车门的地方。
        大巴启动,穿行于萨尔兹堡市区,过河,然后进入郊野。没有明显的标志,仅仅根据一些德文路标,我们猜测车已进入德国境内。
        车行加快,我放置的大箱子也出现了不安定的因素—它随着大巴的启动和制动而前后滑动。幸运而又不幸的是,大巴后门口站着一个小姑娘,戴着黑色方框眼镜。每次箱子滑向她,她就轻轻地把箱子推回去。我一直犹豫要不要出面解决这个问题,但一时也没有想到什么方法,就厚着脸皮坐在椅子上,假装箱子不是自己的。
        但是,大巴一个强力启动,箱子滑动得十分剧烈,小姑娘自己都没有站稳。我再也无法继续伪装下去,冲过去,抓起三脚架顶在箱子下面(奇怪,为什么我之前怎么就想不到这个主意?)
        我为箱子的事情向小姑娘道歉,小姑娘笑笑,“没事,这个游戏有些好玩。”过了几站,小姑娘到站下车,走前冲我打了个招呼。没有人“保护”的箱子很快又出现状况,尨尨的拉杆箱由于汽车晃动而倾倒。这次我没有什么好招数,只能将它扶正。但是,很快又一次摔倒。后排一位大爷安慰我:“不用担心,你的苦难就要到头了,下一站就是终点站。”


一路有阳光相伴,树叶闪烁得让人真不开眼睛

        贝特斯佳登(Berchtesgaden)汽车站和火车站在同一处,共用一栋建筑物,内有Information Center,售票处,候车室。广场是汽车站,穿过楼房就是火车站。在广场上,Sissi给房东打了一个电话。10分钟后,一位老大爷开着一辆单开门双排座的菲亚特来到车站。我们想象不出这辆小车如何把我们5个人带箱子全塞进去,难道老大爷会变魔术?
        老大爷英语不灵光,但人很好,Sissi就由着他安排。老大爷先把最大的箱子放进后备箱,那箱子挺沉的,但是老大爷坚持自己来搬,不用我和阿公插手。老大爷比划了一下另外一个箱子,发觉无法塞进后备箱,于是把它放在后排座位。然后,拉着阿婆,示意她进车就坐,又拉着尨尨让他进去。老大爷看了一眼车里的座位,拉着Sissi请她进去,又让阿公和我把背包放进车里。最后告诉阿公和我,他过10分钟就回到这里来,让我们到前面的椅子上坐着休息—不是随处逛逛。
        在车上,老大爷告诉Sissi,他还有一辆大车,但是今天不在,所以只好开这辆小车出来。车很快离开大路开上山坡,老大爷介绍沿途哪里是小镇中心(所以贝特斯佳登小镇是在山上,而不是山下的车站),哪里是超市,哪里有饭店,还有标志性的教堂。
        汽车停在山腰的一栋房子门口,这就是旅馆的三楼。旅馆依山而建,背后有一座教堂,位置很好认。老大爷把行李搬下车,半牵半扶着阿婆下楼,一位老奶奶已经在那里等候。老奶奶将两间房间交给Sissi,又送了一个红色的带子和一颗巧克力给尨尨,借给Sissi一份汽车时刻表和四张可以免费乘坐大巴的游客卡(visitor’s pass)。
        另一边,阿公和我在汽车站游逛十多分钟后终于等到老大爷,顺利归队。

        稍事休整,大家去镇上吃晚饭。我带错了方向,走到了小镇边缘。随意走进一家餐馆,一个魁梧的日耳曼大婶面无表情地招待大家。作为回应,我在本次行程中第一次主动没给小费。

         Pre:10月3日  阴差阳错的火车之旅 

 

留言

 

Next:10月5日鹰巢之“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