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10日 新天鹅堡-真正的豪宅

来源:www.sissi.com.cn

        今天去新天鹅堡(Schloss Neuschwanstein)。我们特意选择不用转车的火车,8:52出发,10:55到达富森(Füssen)。车上基本都是同路的游客。


清晨的慕尼黑

        富森是一个小镇,车站也很小。在火车站广场上,各国游客们争先恐后想挤上看起来数量不够的大巴,不过最后大巴装下了所有游客。
        从大巴终点站下车,顺着山坡走几分钟才到天鹅堡售票处。我已经提前在网站上预定了门票以及参观时间,从专门的预定通道很快就取到了门票。门票上有显示参观顺序的号码。

        上山去新天鹅堡的方式有三种:步行,乘坐马车,坐大巴。大巴走另外一条线路,步行则和马车基本走同一条马路。那真的是马路,因为马车一来,行人都要让路,最关键的是,沿途的马尿气息时刻提醒你,这是“马”路。路上这么走都觉得气味不对,不知道马车上坐在马屁股后方的乘客会是什么感觉。
        上山的路很好走,途经旧天鹅堡(Schloss Hohenschwangau),而且空气新鲜,是难得的肺疗。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满山全是大雾。站在城堡边上,就跟盲人摸象一样,只见大门不见城。
        我们吃过自带的午餐,在预定的入场时间快到的时候进入新天鹅堡内庭院等候。庭院内有电子指示牌,会显示下一批可以进入的入场券号码。

        排队进入城堡内部,领取中文语音讲解器,这次我带了耳机,就是电脑用的那种,可以直接插在讲解器的耳机插孔里,这样就不用一直举着讲解器了。不出所料,尨尨一把抢走了我的耳机。
        很可惜,室内不能拍照,因为城堡的主人在世时就不愿意外人进来。如今对外开放已经是很违背主人的意愿了。
        城堡的主人是巴伐利亚国王路德维希二世,一个悲剧人物。传说他追求茜茜公主未遂,虽然语音讲解器和正式介绍里都没有提到茜茜公主,但礼品店里却大量出售和茜茜公主有关的物品,分明在暧昧的暗示着什么。
        路德维希二世基本上是一个艺术的狂热爱好者和政治低能或厌恶者,这类国王在盛世会被树为神话,但是在国家衰落之际,只能以悲剧结尾,例如中国的宋徽宗。路德维希二世在巴伐利亚政府的压力下,最终“被精神失常”而丧失摄政权,随后在政府的“监护”下离奇死亡。
        情场失恋政治上又失意的路德维希把他一生的才华和精力还有金钱都倾注在了新天鹅堡等皇宫的建设上。新天鹅堡内部装饰异常精美,墙壁和天花上大量的壁画以及油画,讲述着古代神话和宗教故事,还有路德维希不为世人所容(或者说脱离现实)的理想。故事中包括天鹅骑士罗恩格林,这也是“天鹅堡”得名的原因之一。除了让我目不暇接的绘画,房门上的金属饰片,精致的雕梁画柱,精美的刺绣,精良的家具,无不深深吸引住我—这才叫“熠熠生辉”,这才是一个国王应该住的地方。如果在廉租房内,可以在屋内布满这般栩栩如生的绘画,其内涵和价值是不是一点不逊于所谓的别墅?不过可惜的是,由于路德维希过早的去世,新天鹅堡并未按照设计完工,相当部分建筑和房间没有修建,真是可叹啊。
        还有路德维希一生唯一的红颜知己—茜茜公主,二人都有着世人羡慕的权位和财富,但其郁郁和痛苦之情只比林妹妹深,不比她浅。路德维希二世被政府带走之时,曾经嘱咐他的仆人:“你要像保护圣迹那样保护好城堡,不要让好奇的人们亵渎了她,因为我在这里不得不忍受一生中最痛苦的时刻!”我看看满屋子的游客,汗颜啊。虽然路德维希二世自己没有过上几天舒心日子,不过他的故事还有他留下的城堡,却成为他人的巨大财富。
        新天鹅堡修建难度很高,也因此利用了大量当时先进的技术,甚至还为工人成立了当时独一无二的社会保障机构,并由国王提供补贴。怎么听起来这个国王像是个社会主义分子啊。


室内能拍照的地方只有这里-皇家厨房


新天鹅堡的阳台,天气晴好的时候,可以从这里眺望远处的山川和湖泊


迷雾中的新天鹅堡,能见度大概5米


从此,在我的记忆中,新天鹅堡将永远和这大雾联系在一起


        从天鹅堡内出来,我们又前往玛丽桥(Marienbrücke),那里是远望新天鹅堡不错的地方……不过在这漫山大雾里,是否能看到新天鹅堡,我们心里都在打鼓。
        果然,走上玛丽桥,四望都是白茫茫的雾气,草草拍了几张照片后就下山了。


玛丽桥,到此一游


有艺人在山林中表演民族乐器


颜小宝在我们的鼓励下不好意思的投了一枚欧元


面对这大雾,还能说啥?


选择了另一条道路步行下山


这雾中的山林,还是挺迷人的,只是无法记录


一路走走玩玩


不时有自行车经过


远眺旧天鹅堡


阴冷的天气掩盖了天鹅堡的童话色彩


小镇富森
 

        在山下候车的时候,雾气似乎在散去,不过新天鹅堡还是笼罩在白雾之中。Sissi带着遗憾跟着其他人上了大巴。大巴转过一个弯道,车内忽然响起“wow~”的惊呼,雾气已经退却到半山腰以上,新天鹅堡完全现身了,一缕阳光罩住城堡。Sissi十分遗憾,怎么办?
        “到火车站,我们再打的回来吧。”Sissi和我对视了一眼。
        到站下车,查看完下一班火车的时间,大家马上钻进一辆奔驰的士,飞奔返新天鹅堡,费用9块多欧元,低于火车站的提示—10欧元。为了摊低成本,更为不留遗憾,唯有胡天黑地地猛拍,一直到城堡脱去阳光。
        再次登上去火车站的大巴,我不断地祈祷,可千万不要再冒出一缕阳光照在城堡上……


眺望从雾气中逐渐显现的新天鹅堡


10月的枫叶非常美


枫叶绚烂成一片金色


        乘坐火车回慕尼黑。火车基本满员,只觅得两个座位给了阿公阿婆和尨尨。


富森火车站

        中途上来一位女士,请求在我们旁边有一个可以靠着座位立脚的地方。她解释说她的脚有疾病,不能久站。女士很健谈,和我们聊旅行、中国和德国。
        她忽然问道:“你知道前两天有一个中国人得了诺贝尔和平奖吗?”
        我和Sissi楞了一下,诺贝尔奖?不是一向只存在于我们YY中吗?
        女士看到我们不解的表情,继续描述,蹦出“Da Lai”,哦,我知道以前一直有新闻说达赖要得诺贝尔和平奖,难道这次真的得了?(注:其实达赖于xxxx年获得了诺贝尔奖,这次是达赖提名刘晓波获得了该奖,但是我误以为是达赖获得奖项)
        “那个和尚?”我确认自己没有听错。
        “对。你知道,我想了解一下中国人对这件事情的看法。我们看到的可能只是一家之言。”
        我对达赖可一向没什么好印象,一个从未悔过的奴隶主,欺压其他教派藏族同胞的宗教头目。于是我把从官方教科书和官方网站上看到的关于达赖的“老底”抖给了这位女士。她很吃惊,她没想到一个慈眉善目的和尚大爷居然有着这样的历史。

        有人说火车后面车厢还有不少空位,我们一家人就转移到火车后面,那位大姐另外找了个空位继续和人聊天。
        在新车厢里,我和Sissi坐在靠门的位置,阿公阿婆带着尨尨坐在车厢中间。
        阿公他们的对面坐着一个穿着绿色衣服的矮个子大叔,他对着阿婆叽里呱啦说着什么,阿婆答复说,“听不懂,听不懂。”但大叔还在继续说,阿婆赶紧让尨尨去喊Sissi来做救场。
        Sissi赶过去,和大叔的德国英语对侃。原来那个大叔在学校里开商店,卖东西。他从身旁的包里摸出一小盒饼干,递给尨尨。尨尨接过,左看右看就是不吃,Sissi看着有些着急,光收饼干自己又不吃,会让人以为不喜欢吃,很不礼貌。尨尨跑到我这里给我看。我不明所以,以为尨尨拿给我吃,加上肚子也有些咕咕叫,于是拆开饼干大嚼起来。肚中有了点粮食,我也活动活动,走过去看看他们在聊什么。大叔以为我很饿,从包里又拿出一盒饼干,递给我。虽然我确实有些饿,但也不能像小时候,吃完解放军叔叔的一整盒饼干啊,赶紧递给尨尨,跑回座位。

        这时,一个列车员推着饮料食品售卖车走过来。尨尨又跑到我那里要了5欧元走。
        列车员知道尨尨想买东西,弯下腰问:“what do you want, Sir?”
        尨尨说:“我要可口可乐。”(注:中文,普通话)
        列车员没听懂,这是当然。
        尨尨想起我们以前“教”过他如何说外国中文:“苛-抠-苛-乐。”
        列车员听明白了,拿出一罐可乐,对着尨尨示意,“这个?”尨尨点点头。成交!

        回到慕尼黑中央车站,大家去旅馆发的地图上推荐的一家餐馆,或者说Beer Hall,位于Landsberger Str. 19的Augustiner Brewery Beer Hall。介绍上说从旅馆走路只需10分钟,不过安全起见,我们还是乘坐S6(还有若干S线都到)在Laim下车。
        昏暗的路灯下,只有我们这五个中国人在街上晃悠,四处寻找这家号称真正巴伐利亚风味、性价比很高的餐馆。大家心里都有些打鼓,这么看起来穷乡僻壤的地方,有没有危险啊。
        我用GPS定位到餐馆的位置,门口空无一人,但是餐馆的一个小牌子有力地抵挡了住Sissi怀疑的目光。推开门,喔,里面又是一番天地。数百或者上千平米的餐厅内基本满座,服务员来回穿梭,根本无暇顾及这几个不知道从哪里窜进来的中国人。


餐馆内座无虚席

        我拦住一个看起来是领班的人,还没有开口,他马上说:“请您在座位上就坐,我们马上会有人过来。”说完转身就要开溜。
我赶紧喊住他:“我们就是没有地方坐啊。”
        领班这才安排服务员给我们找了一个桌子和别人拼桌坐下。过了一会儿,服务员又带了两个青年过来,询问是否可以拼桌,当然,自己都是和人家拼桌的,怎么可以拒绝别人和自己拼桌呢。
        餐馆有英文菜单。Sissi和我点了德国猪手—Sissi还没有忘记昨天在玛利亚广场旁买到的猪手的味道,以及菜单上推荐的烤鸡、猪肉。然后在拼桌的两个青年的推荐下点了一个特色啤酒,虽然他们都很惊讶Sissi说这是点给她喝的,而旁边的壮汉Hawky还一个劲点头。
        猪手的味道依然--好极了。
        最后,作为对服务员爽朗笑容的回报,我们给了一笔比较大方的小费,服务员也有些惊讶,当然也更加开心。

        从这里往旅馆方 向看,确实不远,走回去,顺便消食减肥。


         Pre:10月9日 宝马一次坐个够         

 

留言

 

Next:10月11日 慕尼黑的天使